首届“全球化与拉美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圆满结束
时间:2015-7-14 18:39:19  访问次数:723


    7月7日-8日,上海大学全球学研究中心、阿根廷国家科学技术调查咨询委员会和《拉丁美洲研究》杂志社主办,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参与协办的首届“全球化与拉美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大学宝山校区召开。来自中国、阿根廷、巴西、墨西哥、乌拉圭、智利、秘鲁、哥伦比亚、美国等国的十余位拉美问题研究专家,与来自全国20多所高校及国内多所拉美问题研究中心、权威媒体、学术期刊和相关社会团体的三十多名学者,围绕“全球化与拉美社会”,就全球化浪潮冲击下的拉美社会发展现状及所面临的问题、拉美经济发展模式、中国拉美问题研究现状、中拉关系发展的历史及前景展开热烈讨论。
    罗宏杰教授在欢迎致辞中表示,拉美地区是全球繁荣与增长的新兴力量,进入新世纪以来,中拉双方交往日益频繁,呈现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发展的新局面。他指出中国和拉美地区面临着共同的发展任务,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在资金、资源和劳动力的全球配置过程中,这两个新兴增长极越来越密切地联系在一起,双方在彼此经济发展和对外战略中的重要性不断增加,相互借重的合作共识不断加强。最后,罗校长强调,上海大学全球学研究中心一贯重视拉丁美洲研究,并已与拉美地区的多个研究机构和高等学校建立了密切的学术交流联系。
    外交部拉美司参赞张润则结合自己20多年来在拉美方面的工作积累,侧重介绍了中拉关系近年来发展的一些新情况,并特别向与会的中外学者深入阐述了我国领导人倡议构建的“1+3+6”的务实合作新框架和中拉产能合作“3×3”模式。他表示,我国将和拉美国家一起,深挖合作潜力,创新合作方式,化挑战为机遇,推动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在下一步,双方将加强互相对话,巩固中拉关系的政治基础;落实合作措施,推动中拉经贸关系提质升级;巩固中拉友好的民意基础;加强人文交流,完善整体合作机制,构建全方位中拉合作网络。
    阿根廷国家科学技术调查委员会的福图纳多·马利马奇(Fortunato  Mallimachi)在发言中表示,长期以来,无论中国还是拉美,都只能通过西方欧美世界的学术研究来看待认识彼此,即便随着中拉经济之间的长足增长,这种通过第三方来认识彼此的情况依旧没有得到改善。在这种情况下,中拉双方某种程度上都陷入了西方学术构建的范式,给他们两者之间的直接交流带来了困难。而这次会议,便是中拉双方学术界对这种长期以来存在状况的改善,只有当中拉双方愿意了解对方并真正能够实现两者之间的直接对等交流时,一种异于西方意义上的全球化才最终有可能实现。
    在有关中拉关系的议题方面,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员兼浙江外国语学院拉美所所长徐世澄教授从全球化对拉美经济、政治、社会及对外关系四个方面所产生的影响总结了全球化对拉美带来的冲击。他认为,全球化促使拉美改变经济发展模式,对外更加开放;使其政治更加民主化,促进拉美左派崛起;使其社会结构发生变化,中产阶级人数增加;并使其对外关系更为多元化。同时,全球化也导致了以下后果:拉美经济不稳定性增加,民主受到挑战,民众抗议浪潮频繁,社会出现分化,贫富差异问题依然严峻。总体而言,由于拉美各国应对全球化的战略策略不同和各国经济实力、治理能力不同,全球化对拉美各国带来的利弊不尽相同。这些都为我国在全球化进程中的反思和应对机制提供了不少宝贵的借鉴经验。
    上海大学全球学研究中心特聘教授江时学教授在发言中,重申了“全球化是把双刃剑”这一观点,总体利大于弊,。他指出全球化使拉美政局更为稳定,政治更为民主化、透明化,更加尊重“游戏规则”,同时在文化上受西方价值观影响更大,在经济上也更容易获取资本、市场和技术。最后,江时学又提出了以下多个议题:全球化之于拉美——天使或魔鬼?’“中心-外围”依附理论是否已经过时?为何拉美的 “反全球化”的呼声最高?民族主义和全球化如何携手并进?何为文化安全,在全球化时代如何获得文化安全?卡斯特罗是否会改变他所认为的“全球化是一种帝国主义的世界秩序,表现为一种新型的经济剥削和文化征服”这一观点?中国和拉美如何在拥抱全球化的进程中相互学习?如果没有全球化,中拉关系有可能发展到今天这一阶段么?在随后的问答环节,与会的师生学者围绕着这些话题展开了进一步讨论,来自乌拉圭“拉美人文经济研究所”的内斯特·科斯塔(Nestor Da Costa)教授对此深有感触,向大家介绍了“南共市”这一拉美经济组织某种程度上对乌拉圭经济的妨害,而来自中国社科院的郭存海教授也通过中国人在拉美形象的调查研究,向大家表明中国在拉美的软实力建设依旧任重道远。
    之后,南开大学的韩琦教授,智利圣地亚哥大学的克里斯蒂安·帕克(Cristian Parker)以及墨西哥学院的罗贝尔托·布朗卡尔特(Roberto Blancarte)展开了对拉美天主教的讨论。三者通过梳理各自国家中天主教在历史进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向学者指出了天主教在拉美社会、经济、政治等各个方面的重要性,向国内学界开启了一个进行拉美研究的全新视角。
    来自乌拉圭国立大学的历史学教授阿尔多·马切西(Aldo Marchesi)分别将20世纪60年代在拉美兴起的左派浪潮以及21世纪拉美政坛的集体左转看做全球化进程中两个不同的阶段,并通过几位著名拉美政治人物的在这两段不同时期政治角色的转变,勾画了一副拉丁美洲左派六十年代以来的变化进程。具体来说阿尔多教授认为,随着世界形势的变化,拉丁美洲的左派不再专注于对某一种主义(特别是社会主义)的宣传以及追求,他们的政治目标变得更加现实,更加专注于具体的社会问题,比如减少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收入差距,维护社会弱势群体的权益等等。那么,这么一种“具体问题至上”的拉丁美洲的左派是否还能称为“左派”?他们是否背叛了之前自己的理想?六十年代革命理想在现今的拉美左派政府中还有哪些踪迹我们依旧能够寻觅?这些问题的思考对于我们理解评估新世纪的拉美政坛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
    最后,上海大学历史系的郭长刚教授在对一系列影响美国国际外交政策的政治理论进行梳理后,指出了美国西方政府运用体系性暴力注重阐述了近年来中国政府“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构想以及在此框架下与拉美各国所需要建立的联系,并指出了这一计划对于回应美国新时期的外交政治战略所具有的重要性,同时也宣告了随着第三世界的发展,一种非西方意义上全球化出现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关闭窗口